如何看待外债余额“突破2万亿”主要指标在安全线内

如何看待外债余额“突破2万亿”(锐财经)

12月2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我国全口径(含本外币)外债余额为20325亿美元,较2019年6月末增长345亿美元,增幅1.7%。相关人士指出,随着我国经济发展以及持续扩大开放,外债总规模增长是一个正常现象,应理性看待外债余额突破2万亿美元。整体来看,当前外债存量结构合理,结构持续优化,外债主要指标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我国外债风险总体可控。

外债风险指标稳健。2018年末我国外债负债率为14%(外债余额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国际公认安全线为20%)、债务率为74%(外债余额与贸易出口收入之比,国际公认安全线为100%)、偿债率为5.5%(外债还本付息额与贸易出口收入之比,国际公认安全线为20%)、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为41%(国际公认安全线为100%)。“预计2019年末这些外债主要指标不会有大的变化,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远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整体水平。”王春英说。

管涛指出,外国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券市场属于“风险共担型”资本流入的债务证券,风险低,能够起到外债结构稳定器的作用。“当前我国债券市场外资持有比例为3%,美国、英国约为30%和40%,新加坡、日本约为10%。相较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我国这一比例相对较低。从国际经验来看,预计未来债务证券规模和占比都有较大提升空间。”

总量方面,根据外汇局数据,外债总规模有所增长,但增速放缓。截至2019年9月末,我国全口径外债余额20325亿美元,较2018年末增长673亿美元。自2018年以来的七个季度,全口径外债余额环比分别增加7.5%、1.5%、2.7%、-0.2%、0.3%、1.3%、1.7%。

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表示:快手就像一双记录与分享快乐的手,每一个平凡的奋斗者在这里记录着自己的生活、记录着自己创造幸福的过程,再通过分享把这份幸福和快乐传播给更多人、感染更多人。在快手里,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但是每一个人创造幸福生活的信念又都是相同的。在快手,我们看到的是丰富多彩的人生,同时我们看到的也是我们自己。

债券通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俊礼预计,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2025年国际投资者在中国债市的持债规模或达到10%-15%。根据目前外资在中国债市的占比,外资还有很大市场空间。

快手作为互联网科技创新企业,荣获“十大年度新锐品牌”和“榜样100品牌”两项称号。

外币外债相对规模适中。在世界银行网站公布2018年末外币外债规模的国家中,我国外币外债(13258亿美元)排名第二(美国13729亿美元、瑞士13182亿美元),但外汇储备覆盖外币外债比率(外汇储备/外币外债)为232%,这一比例远高于世界其他经济体(土耳其106%、瑞士56%、美国9%、德国4%),较为稳健,抵御外部市场冲击能力较强。

12月15日,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接受颁奖。(快手供图)

“2019年三季度我国外债规模有所增长,结构持续优化。”12月2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就2019年9月末外债数据有关问题答记者问时说。

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管涛对本报记者分析,随着经济发展和持续扩大开放,我国需要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此过程中,外债总规模有所增长是正常现象。“就风险情况而言,无论是从绝对规模、相对规模还是各项风险指标来看,外债风险都总体可控。”

山西美和居老醋坊市场负责人杨青表示,山西老陈醋在消费者中认可度较高,但“老陈醋”是一个笼统的品类概念,被贴上低端调味品的“标签”,其营养保健功能未得到有效挖掘,削弱了品牌竞争力。

外债余额突破2万亿美元,怎么看其风险情况?

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在盛典开始前接受专访,谈到了自己对品牌的理解。他认为一个好的品牌,需要具备“公众”和“平等普惠”两个特质。2019年,快手加快了品牌出海的步伐。杨远熙提到,快手上的用户非常多元,每个人都在展示着自己独特的小幸福;另一方面,快手在出海的过程中坚持平等普惠的价值观,用科技连接世界,让每一种生活都能够被看见。

“利润率偏低、溢价能力较差、电商获客成本加大等,是山西醋企共同面临的困境。”太原市宁化府益源庆醋业董事长郝建国说,山西醋企同质化竞争激烈,行业优势难以体现,“特别是资本市场介入不足,阻碍了山西醋企走出去、做大做强的步伐。”

在今年8月28日召开的“品牌强国工程”发布会上,快手CEO宿华曾表示:中国经济处于高质量发展阶段,企业肯定要做长品牌做大品牌,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快手希望能够助力“品牌强国”,也能够助力中国的高质量发展。

全口径外债绝对规模不大。从年度数据看, 2018年末,我国外债余额(19652亿美元)居世界第13位。美国、英国、日本外债分别是我国的10、4、2倍,相较于同等经济规模国家,我国外债绝对规模并不大。

结构方面,截至2019年9月末,从币种结构看,本币外债约占三分之一,本币和外币外债余额分别为6827亿美元和13498亿美元;从期限结构看,中长期外债和短期外债占比呈现四六开,余额分别为8270亿美元和12055亿美元;从债务工具看,债务证券、贷款、货币与存款共占近七成,尤其是债务证券占比已达四分之一;从债务人类型看,银行外债占比近五成,银行、企业、广义政府(含央行)外债余额分别为9347亿美元、8169亿美元和2809亿美元,占比分别为46%、40%、14%。

一方面,与高校、科研机构展开技研合作;另一方面,推出醋饮、保健醋、年份醋等创新产品;此外,紫林醋业、水塔醋业相继进行IPO(首次公开募股)辅导,冲击资本市场。

今年4月,我国境内人民币债券被纳入国际主要债券指数——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国际投资者对中国债券市场的认可度进一步提升,持续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

王春英指出,本币外债和中长期外债规模持续稳定上升。2019年9月末,本币外债在全口径外债余额的占比为34%,中长期外债占比为41%,分别较2017年末上升3个和6个百分点。“受中长期外债、本币外债,尤其是作为‘风险共担型’资本流入的债务证券增长推动,外债结构持续向稳。”

王春英指出,今年以来,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但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我国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外债结构持续优化。“未来,外汇局将持续深化外汇管理改革开放,完善外汇市场‘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山西省以80多万吨食醋年产规模居各省之首;恒顺醋业以年产能32.5万吨居醋企第一,紫林、水塔两山西醋企以约18.3万吨、15.7万吨产能分列第二、第三,差距明显。

作为中国四大名醋(山西老陈醋、江苏镇江醋、四川保宁醋、福建永春醋)之首,山西老陈醋并未形成整体品牌效应,反因生产企业分散、小作坊醋企众多,冲淡了“老陈醋”品牌形象,山西省醋产业协会会长曹文杰直言,山西食醋业“只见陈醋,不见品牌”。

随着益海嘉里控股山西梁汾醋业、东古调味品推出6度老陈醋,山西醋企面临“家门口”的战争。同时,调味品巨头海天味业、李锦记等进军食醋业,中国食醋业以四大名醋和地方区域品牌割据一方的市场格局已现松动。

在迈向醋业强省的路上,山西省面临全国食醋行业整合加速与省内行业资金短缺等发展困局。素有“天下第一醋”美誉的山西老陈醋,被以江苏省恒顺醋业为代表的镇江醋甩在身后,至今,山西省尚无一家醋企可与恒顺醋业抗衡。

“山西老陈醋做大做强,既需要政策、资金加持,更需要企业在产品定位、渠道整合、营销理念等方面革新。”郝建国表示,山西食醋业要因势应变转型升级。(完)

面对此困境,山西老陈醋探索求变,通过品牌宣传、产品创新、谋求A股上市等路径,尝试破局突围。杨青表示,产业要做大做强,提品质、增品种、创品牌是当务之急。

12月15日,快手荣获“十大年度新锐品牌”。(快手供图)

快手作为2019年“十大年度新锐品牌”受到高度赞扬,颁奖词评价快手:“手指划一划,欢乐喜开怀。接地气,开风气之先;立潮流,得前沿风光。平凡生活,快乐本色,文化娱乐的新天地,释放时代的情绪脉动。”

山西官方亦频频举办山西老陈醋“中华行”“文化节”等活动,以扩大品牌影响力,并出台“上市奖励”政策、开发“醋都小镇”,引导建设以紫林、水塔等龙头企业为引领的醋产业集群。

You May Also Like